談辞🌸

长期不在线
微博@CV談辞
在线的话也是翻翻文点点推荐
不要催更啦,体谅一下高三的生活
明年见!

你们看,韭菜的无料!!!!
快来夸爆这个女人5555
我爱死她了555555
@韭菜卷心

宿缘长评

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在心头,足矣。


 


藏书阁一见,是年少无知,却也定下了定情花儿。生来就是要给你的。


 


『你可还记得,我曾在秋冬之际为你开满瀛洲的花儿。』


我问你你是否这布满莲花坞的花儿。你答,喜。


我想你是必定是欢喜的。


世人皆知,收了我花官府的芍药就是同意了我的婚约。所以我欢喜的去找天帝求亲,却被你以“不知道”驳回。


我傻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拦你。


蓝湛,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可你不愿,我又能如何?


世人笑我因拒绝堕神,


可我不悔,这是我的选择。


花官府满是红绸带飘扬。


『江澄,我成亲啦』


可江澄说的是对的,我和你根本不是一路人。


但是他不懂,他从未爱过人,所以他不懂。


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我来到了血池南荨,也不知道他跟你说了什么,我只知道你不愿意信我。


蓝湛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累。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


瀛洲花开花落。


一滴泪不知从何而起。


『魏婴,我有悔。』


悔不能早日明白自己心意,悔不分青红皂白要你姓名,悔未能及时来到你身边……


花饼子很好吃,阿苑很爱吃,可我总是做不出你做的样子。


魏婴我求你回来吧,阿苑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你的芍药还在我这里,花坠也还在,满城花已枯萎不是你喜欢的模样,你还不回来吗?


『你个人三拜算什么…你回来我定娶你,可你如何回来…』


我总算是重新找到你,可我又总是患得患失,我害怕你想起来,不是害怕你恨我,躲我。


我的魏婴,你那么好,你不会去恨任何一个人,我只是怕你想起了一切,还会对我说句“谢谢。”谢谢我对你的重生照料。


我和你牵了很多次红线可不知为何它那么爱断,这是不是我的惩罚?如果是,那它断了我再牵总有抵消的一天,那我是不是可以牢牢抓紧。


————————————————————


 


首先很喜欢这个设定,花神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身份,无论是小说还是之前网上的各种其他自创演绎,老实讲一开始是被花神这个关键词吸引进来的。随后便被情节所打动。


一切来的很突然却又合乎常理。


很喜欢老师你对人物的理解,是我理想的设定原身。


以芍药开头引起后面点滴再来不断插入,白衣仙君以悔陈情。


其实魏无羡这个人很复杂,他自认为潇洒肆意,却也难得会在喜欢的人面前紧张,会显得无措。被拒绝的滋味不好受,可他还是可以笑着布置好满花官府的红绸,笑着跟江澄说“江澄,我成亲啦”


他不会想着去恨人,就只能找自己,无论发生都会先行自嘲。蓝忘机伤了他是这样。


也从来不顾后果,一句话也都不留化作繁花凋亡。


蓝忘机亦是保持“我有悔”的态度,一次次逃避却又不得不面对,避尘一剑伤了的何止又是魏无羡。


江澄这边讲道理我超级支持双杰友情向,不是双壁的相敬如宾,很纯粹的兄弟情义,所以之间没有矛盾的双杰是我最喜欢的『感谢作者保留了这个』,江澄性格骂骂咧咧,心直口快,也就是这个性格便会不计后果的直接到处真相,也帮了魏无羡圆了一场成亲梦。


江厌离相比之下就属于成熟稳重性『最好的师姐啦!』她不会过分计较得失,但并不是由你欺辱,她会根据自己的想法去猜测然后进行实践。


景仪和思追这里就是强烈的反差了,从原著思追比景仪成熟到这边的景仪带着思追。每个人都有小孩子的阶段,会无助。他不想跟着杀了羡哥哥的那个哥哥走,他想要羡哥哥,他会委屈,但他懂得谁对他好他就要报答,即使是拿最重要的花饼子他也愿意去分享。


金凌和魏无羡没有矛盾是最好的啦,不过看他叫崽子羡舅舅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还是没逃过放狗这一届,仙子在线刷存在感。


——————————————————


从前世的不懂心意不禁撩拨,负了痴情到现在朝夕相处。


“不必唤魏婴即可”到“二哥哥,我要花花~”是心智的改变却也是距离的拉进。


中间是一段芍药,诉说情义。


你若是拒了,他又怎敢向前。


你不要哭,要记住开心的事情,这样开能一直开开心心的。


你要一直记住别人对你的好,不要记着你对别人的好和别人对你的不好,一个人脑子记不住这么多东西。


可感情这件事就像是一颗毒瘤,慢慢深入。


羁恨虽多情,俱是一伤情。


 


原著忘羡给我们的是更多是遗憾,很少见他们年少春心悸动便肆意妄为,更多的是热烈决绝,事与我而相违,一次次走错路是深夜的寂寞是独木桥的永夜。


而宿缘是错过和后悔,所幸的是可以弥补,没有一条路到黑的尽头,是细腻的感情。


这是宿命是命中一缘。


 


第一次写长评『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啊啊啊,又不想借鉴别人的』


其实老实讲是打算老师你写完再写的,但是真的很想要无料啦…个人原因我马上就不能上线了,不去尝试一把我真的怕我后悔,真的很喜欢这个设定。『所以老师写完了我高考完了我还会重新写一篇』这个就当无料参赛作品『?别打我』


嗯老师偶尔也会发一些比如那一剑不是机刺的什么的,但现在还没出来嘛…我也猜测不到剧情。以上是我的所有理解包括其中有一点点的联想。


 


总之很感谢老师带来的宿缘,真的很喜欢!


也很期待后面的剧情发展。『虽然我可能接下来也不能在老师评论区冒泡了哭…』


但也会在远方为你加油!


@青衫归故里[洛三七]


是师姐的配音。

我活了

何归,久别不成悲,重拾……

你们说啥我更啥……


【元宵24h/16:00】何归

元宵贺文

感谢各位老师带我玩耍

写的很急,抱歉拖大家后退了

以后会重修的!

另注,没有完结

感谢柠儿的修文和闹笑姐的季节设定。

后面以蓝忘机的角度解释他所在的组织

今年的雪下得很早。

魏无羡对着空气轻轻吐了一口气,看着它在空中形成漂亮的雾团,随后缩了缩脖子将整个脑袋埋进了红色的围脖里。

明明才刚到十一月,姑苏这边的雪却已扬扬撒撒从天而落。思及此,魏无羡不自觉发出一声轻笑——这个时候的云梦,可能还是他穿秋装的季节。

他没有带伞,只好抖落身上的雪,再继续缓步往前走去。脑海里不住回想起刚刚温情看到检查单时的严肃神情,可她却什么也没告诉自己,只让自己明天再来。

越是这样,越让人感到不安。

魏无羡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犹豫一会儿,还是对通讯录里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人拨出了电话。电话传来的忙音持续了三四分钟,对面始终没接听。

魏无羡也放弃了,将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向前走着。不知不觉间,经过云深集团大楼的时候,魏无羡放慢了步子,抬头看着蓝忘机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响起。

魏无羡赶忙收回目光飞速从口袋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蓝湛?”带着不可及的喜悦情绪。上周,蓝忘机突然就外出出差了,甚至都没打电话告诉魏无羡,只用了短信告知,而后每次打的电话永远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次突然回了电话,是不是意味着马上回来了?

对面低沉的声线隔着屏幕传到魏无羡耳旁,一声温柔的“魏婴。”足以消散他周身所有寒冷。

“蓝,蓝湛,你是不是回来了?”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说话打起了结巴,连嘴角都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眸中泛起毫不掩饰的笑意,朝四周望望。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没有。”随之又想了想,加了一句“抱歉。”

“……”

魏无羡是听到那句“没有”的时候,发现那抹熟悉的身影的。就在那个转角处——即使背对着他,他也不会认错的,这么高大的一个人,除了蓝忘机,还能是谁。

寒意就这样冷不丁地将他包围,然后浸入心脏,将其狠狠地蹂躏。

过了许久,魏无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不用……你说过的我们之间永远不用说对不起和谢谢的……”

这话,怎么有些熟悉呢……他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泛着生生的疼。哦,是了,这话,是蓝湛对他说过的呀……

就是在他们结婚那天,蓝忘机轻轻抱着他,温柔地揉着他的脑袋,对他说:“魏婴,以后不要把我当外人了。我们之间也不要再说对不起和谢谢了……好吗?”

眼前的一切,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似假似真,让魏无羡分辨不清。

“蓝湛,下雪了。”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冷吗?”蓝忘机的声音有点低,从魏无羡视角刚好可以看到蓝忘机摊开手掌接住一片雪花又将它拂开,然后抬眼看看对面向他点头示意的女孩子,又开口“魏婴,临时有事。”随后便和那个女孩儿一齐离开。

魏无羡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蓝忘机离开的背影,回过神时,电话回应的也早已是忙音。他抬了抬手,似乎想要接住什么,最终只是接下一些雪花。魏无羡看着手掌中未来得及化掉的雪花,随后将它们攥在了手心里。

蓝湛问他,冷吗?

冷……真的很冷啊,蓝湛……

魏无羡手里的雪花开始融化,洁净地让人心疼的雪水从手中的缝隙滴落。

连同他的泪水,一同滴落在地上,没有一丝回响。

不知是怎么麻木的回到了家。

魏无羡颤颤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迎接他的不再是冰冷的房间,出乎意料的竟满是温馨的氛围,不适应的灯光不经使魏无羡眼神微眯。

“阿羡回来了啊!”熟悉的女音在耳边温暖的响起。

“师姐?!”魏无羡恍然抬头,眼眶不由得又热了起来。“师姐,我好想你啊!”真的很想……

“行了别肉麻了。”江澄没好气的声音也同时响起,直接拍了一下魏无羡的肩膀。“在外面冻傻了?就知道你刚嫁过来不适应姑苏这边的冷天,我和阿姐特意给你带了汤,你干嘛……”江澄说话的声音突然断了,因为他看到魏无羡眼角滑下的一抹眼泪。“你干嘛……嫁人还矫情起来了???”说着摆出一脸卧槽你是不是魏无羡的表情。

“噗。”魏无羡抬手揉了揉眼睛“怎可能?眼睛有点没适应过来温度差而已,江澄你个单身还好意思说我矫情???”

“你TM闭嘴!”江澄说着就要扬起拳头揍人。

“好了,别闹了”江厌离看着这两个活宝笑了笑“阿澄可是难得的没有偷偷先喝哦。”说着将一碗汤摆在了魏无羡面前,转身就要去添第二碗。

“哈哈哈江澄你终于长大了,懂得谦让你师兄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一脸欣慰的摸了摸江澄的脑袋。

“卧槽你妈魏无羡!你再碰我头我放狗!”江澄一巴掌拍掉了魏无羡在他头上的爪子。

“你放啊!这是我的地盘!没有狗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越笑越嘚瑟,丝毫没注意到身旁的江澄已经端起了他的汤不紧不慢的喝着。

半天没接到江澄的回怼,魏无羡也瞬间不笑了,立马眼神看向江澄的碗和自己面前的空桌子“卧槽!江澄!来!我们打过!!!”

“活该。”江澄没好气的呸了一声,挑起一块排骨就丢嘴里嚼,“剩下的都是你的。”然后把只剩下汤和莲藕的碗推到魏无羡面前。

“江澄你还我肉啊啊啊啊!”魏无羡立马开始疯狂摇动江澄。

“别闹啦。”江厌离轻轻敲了敲魏无羡的脑袋“还有的。”说着又给魏无羡一碗,“阿羡,忘机呢?”

突然沉默的几秒。

魏无羡挠了挠脑袋“他啊,出差去了。”

“一个老总跑出去出什么差。”江澄捧着碗嘟囔着,“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他没和你说?”江澄挑了挑眉,“怎么回事?吵架了?”

“没。”魏无羡低着头继续喝汤。

“我他妈把人送过来不是让他蓝二冷落的!”江澄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子猛地一晃。

“……”魏无羡选择了沉默。他不知道怎么为蓝忘机辩解,可是眼见为实,他自己都是混乱的。

可是,“江澄,蓝湛不是故意的。”说完连他自己都微微皱眉。

“魏无羡!我和阿姐会在姑苏这边呆几天,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来找我们。”说完便摔门就走。

“阿羡,阿澄只是说话有点急,你不要……”江厌离看到魏无羡微皱的眉头,好声劝道。

“我知道,师姐,你能让我静静吗?”魏无羡抬起了脸,直视江厌离。

“好吧。”江厌离顺了顺魏无羡的头发“锅里有我带的汤,饿了热点。”

“好!”魏无羡说着扬起一张笑脸“师姐你们住哪,我到时候去找你们!”

“到时候打阿澄电话就好啦,我们来接你。”说着江厌离轻轻关上了大门,“照顾好自己哦!”便离开了。

黑暗重新笼罩魏无羡,魏无羡嘴角微动,轻笑了一声,晃了晃已经麻痹的脚踝。不由得顿时向后方沙发倒去。

自从半年前。

江家突发事故,江枫眠和虞紫鸢夫妇二人在环形公路上刹车突然崩坏,且与前方一辆大客车正面相撞,随后抢救无效判定死亡。

江氏唯独余下江澄和江厌离两姐弟和魏无羡,当时魏无羡和江澄正读大学,江厌离则借助了金家的力量硬生生的将江氏撑了起来,并宣布与金氏独子金子轩联姻。

与此同时,江澄在一次外出实践的活动中竟无意发现当时撞向他父母二人的车辆是温家有意谋之,本欲将江氏收并,却没想到金家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援手,而蓝家也参与其中,不得不就此收手。

但江澄却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中发出了声响。

魏无羡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成功的隐藏了江澄,自己却被温家的人带走了。

而后一整年,似乎有国际秘密刑警队盯上了温家不得已将魏无羡放出以防止暴露。

与此同时,找了魏无羡一整年的江家姐弟终于在一栋废弃大楼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魏无羡并迅速送到了医院。

也被温情告知并无大碍,只是有些皮肉创伤和安眠药物。

怎么可能。

魏无羡挥了挥手,别人不清楚,他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在温家整整一年里,自己被他们逼着试用了多少药剂,哪些是解毒药哪些是毒药,他早已辨识不清了。只是庆幸,还好没有致命,还好,他还活着……

可是一切都在上个星期改变了,在一次偶然的外出中,他突然双脚无力竟直直摔落在地上。也不能像之前一样无视小磕小畔,只好打电话预约了温情做今天的检查。

貌似……已经知道了。

虽然温情一直在躲避他的眼神,但他对这种症状也大概有了个底。

反正……明天就知道了啊。

««««««««««««««««««««««««««««

魏无羡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喂……”他勉为其难的支起半个身子,也没看来电人,便迷迷糊糊的回应。

那边清冷的声音却直直把他拉回到现实。“魏婴。”

“……”魏无羡懵了,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蓝湛?”

“我……大概下个月就回来。”

……你不是昨天就回来了吗?魏无羡苦涩的笑了笑,却也没有揭穿,只好柔柔的回道:“我等你。”

随机电话那头便被忙音取代。

他也清醒了,看了眼时钟,八点,随后便摸摸索索得翻下床,开始新的一天的准备。

九点,到了昨天和温情约好的日子,魏无羡准时的出现在温情门前走了进去,并随手关上了门。径直坐在中间的那个椅子上。

“说吧,什么毛病这次?”语气中全然不在意。

“渐冻症……”温情对于他这个态度还是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不是普通的渐冻症,应该是药物所致的那种。到时候我……”

“偷偷跑回温家拿解药?”魏无羡轻笑了一声,“万一你被捉住?这个提议恕我拒绝。大不了不治了。”

“魏无羡!”温情突然吼道“你会死的!”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马上就死了,你不能再重新配置吗?你去了你想过温宁吗?!”

温情沉默了,只好颤声道:“我尽力……”随机顿了顿又道“那你必须遵从医嘱,还有江澄或者蓝忘机你必须通知一个,你一个人不行。”

“……”魏无羡顿了顿,仔细思考了一下她的话“好吧,通知的事情……我想想。”

最后从那天起,他便开始了与药物相伴的日子。

温情的药物越来越多,大多数却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药物,尽量的将毒性降低到最小。

但,是药三分毒,再怎么精准有怎么可能毫无破绽,最终魏无羡还是在一次和江澄外出中突然倒下被发现一切。

江澄自然是炸了毛。

说实话,魏无羡现在每每回想起江澄那个眼神都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想来要不是自己是个病人,怕是已经要被拎起衣襟被摁在地上一顿狠揍了吧。

最终还是温情告知病人不能产生过大的情绪激动而停止了对他的破口大骂。并开始了每天接送他的日子。

“不准告诉师姐。”

“魏无羡你怎么每次出事都想着瞒人?”

“不准说”

“行行行,等等,你不会蓝忘机你都没告诉吧,他还在出差?”

“他……快回来了。”魏无羡沉思了一会,“到时候我就告诉他。”

“……”江澄无言以对。只好任着他来。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魏无羡似乎没有察觉。

今天是温情开车送他回来的,江澄临时有点事情一时抽不出孔,而温情恰好也今天无事。

“魏无羡,我找到藏药剂的地方了,今晚,我和江澄将会潜入那里,明天来医院接受完整治疗。”温情走出车子随后为他拉开车门,在他耳边开口道。

“知道了。”魏无羡想了想,虽然还是不同意,但温情都已经这么明白的告诉他了,想必就算说不治他们也会去,还是配合到底吧……这样想着,他便动了动腰身,准备起来,腿部却突然一阵无力,跌落在温情怀中。

“魏无羡!”温情见他如此,赶忙拖住他的身子。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从外面看就像拥抱一样的画面。不过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

“没事。”魏无羡强撑着站了起来,来回的走动了一下,像温情证明自己无事,让温情离开。

温情也只好皱着眉头看了他一会,见真的没什么大事便开车走了,魏无羡则是目睹着她精致离去,摆了摆头径直向上走去。

意外的是,家里有人,并且大门为他开好了。

魏无羡也没多想径直走了进去,顿时便对上了门口那个人的琥珀色眸子。

他的眼神是暗的,夹杂着些许危险的意味。

“蓝湛!”魏无羡兴奋的开口,“你回来了!我……呜呜呜?!”说着要往他身上跳,却被面前的人猛地抱住向后一推抵在墙上。

微微抬眼,依稀可以看见那人放大几倍的眼睛,闭上的双眼伴随着长睫毛的微微抖动表现出现在正在吻他的这个人的复杂心理。

魏无羡心下了然。

估计是看到了温情和自己在一起吧。

他也微微闭上眼,开始回应这个吻。却不料,一只手顺着漏风的衣间伸了进去,微凉的触感使魏无羡整个人猛地一颤。

温情警告不要出现太大情绪浮动的话还在耳边。

既然想要治疗那就必须遵从医嘱,也是为了眼前这个人不要为他担心。

这样想着,魏无羡推了推蓝忘机的手,轻轻的摇头。

伴随着他摇头的动作,两片唇也变得没有那么紧贴,魏无羡长了张嘴“现在,不行……”说话的声音还带着微微低喘。

琥珀色的眸子又沉了几分。

带着危险不容侵犯的味道,蓝忘机径直堵住了魏无羡的嘴,舌头毫不怜惜的舔过他敏感的上颚,不时轻轻嘬了一下魏无羡的舌头,发出啧啧水声。

魏无羡瞬间软了。

也就顺理成章的,被蓝忘机抱到了沙发上。

后背软软的触感使魏无羡顿时惊醒。

双手猛地推开蓝忘机的胸膛,魏无羡还在喘着粗气,眼神还没有完全聚焦成功,却已经看到了蓝忘机面上的寒意。

气氛陷入一阵尴尬。

最终以蓝忘机先行叹气结束,“你先去睡吧。”声音冷的可怕,愤怒的情绪毫无保留的发泄了出来。

“蓝湛……”魏无羡轻轻凑了过去,悄悄握住蓝忘机的手,试图評解一下他的情绪,“蓝,蓝湛……这次真的不行……”

“因为那个女生?”蓝忘机说着从魏无羡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冷冷的眼神看着魏无羡,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蓝湛……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魏无羡不可置信的抬头,手中的力度不由得加大,抓紧了手中的衣服。

“魏婴,反正江家也算稳定下来了,也不必装了……你要是喜欢女孩子”蓝忘机说着停了停,“我们就离婚吧。”

“蓝忘机!”魏无羡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啪”的一声响,一巴掌已经打到了蓝忘机脸上,魏无羡不由得立马怔住,不是的……他不是想……却还是继续说道“蓝忘机!你有什么资格怀疑我?你明明上个月……”你明明上个月就回来了!

言语突然收住,蓝忘机也不顾脸上的伤,焦急的向魏无羡那边,却突然发现他满脸潮红,状态明显的不对劲!

“魏婴!”蓝忘机赶忙冲上前去抱住他,触手竟全然是滚烫的皮肤,不由得立马慌了神,而魏无羡的意识也从高温中被夺走。

再次迷迷糊糊醒来,似乎是听到了蓝湛再打电话,也感受到了他轻抚自己额头似乎在确认什么,最后还是留下了关门的声音,也让魏无羡意识回归了一半。

“不要……”魏无羡抬起手,迷茫的将手伸出被子。“不要走……啊”随后又扯了扯被子将自己裹成更小的一团,任由泪水不住的向外流淌……

他在蓝曦臣喂他药的时候就意识清醒了一点点,也隐约听到了蓝忘机接听电话的声音。半强迫的逼着自己睁开眼睛却还是只能抓到一片虚空和蓝忘机决然离去的背影。

也许当初让江澄提出与蓝家联姻自己要嫁给蓝忘机就是个错误。

一切以利益为主的联姻。

只有自己动了真情。

多么可笑,一直自欺欺人。

他同意了就是也喜欢你?

真是,自作多情。

初晨的阳光洒进了房间,魏无羡早已醒来,却只是木讷的抬手,遮蔽了眼前的一切。

从此把阳光隔绝。

他低头伸进口袋掏出一盒感冒药,手却不受控制的自然下垂,魏无羡发出一声冷笑,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也没心思去整理了,魏无羡甩了甩衣服,丝毫没有注意到感冒药随着另一盒药掉落于地,他轻轻拿起了手机。

“江澄,来接我。”



««««««««««««««««««««««««««««««««



蓝忘机只是本能的觉得有事要发生。完成任务后步伐一刻都不停歇,可在最后,当他打开那扇门的时候,只是刚好与按照他督促刚来查看魏无羡状况的蓝曦臣对视。

魏无羡没了。

从这个家中消失了。

“忘机,我有事跟你说。”蓝曦臣深吸一口气,“你做好心理准备。”

蓝忘机失神的点了点头,不会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魏无羡走了……被自己气走了。

“我刚刚在地上捡到了两版药。”蓝曦臣抬手举起药示意了一下,继续道“一版是正常的感冒药,另一版,是抑制渐冻症的。”说着蓝曦臣不顾蓝忘机愕然的眼光又走向床头旁边的柜子,“后来我想起了我昨天找药时看到的一屉子钙片有点问题就顺便查看了一下,全都是抑制渐冻症的,有一些没有见过的,应该是医师自行调配的,效果,估计也是……”他没说下去,他相信蓝忘机已经明白了。

为什么用钙片瓶子装……蓝忘机试图平息自己的呼吸,昨天不是没看到,只是以为魏无羡身体又差了,也正想要提醒一下他注意身体,却从未想过,魏无羡会用装钙片的盒子来掩饰解决自己病症的药物,而且昨天还闹成那样。

魏婴……蓝忘机的手依旧保持紧紧握拳的状态。真是的,昨天为什么不能多注意一下他,为什么……只顾着吃醋,从来没有在意过他的感受。而现在必须马上找到他,他连药都没带走……是不是对他失望了,放弃治疗了……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当蓝曦臣带走药品后,蓝忘机赶忙冲出门外,掏出自己的手机无数次拨向魏无羡的手机,得到无数次的关机提示。

终是没了办法。

蓝忘机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想魏无羡会去哪里,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犹豫了一秒,便拨通了江澄的电话。

意料之中的被对面挂断。

蓝忘机微微凝神,嘴角却微微上挑,起码知道了他在哪不是吗?

最终还是用了半天时间才赶到云梦,却在赶往莲花坞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是那个人。

那个女生,他那天在窗户看到和魏无羡抱在一起的女生。

他微微皱眉,却本能的违背家规跟了上去,直觉告诉他,跟上他便能找到魏婴。

最终那个女生在一家医院门口略做停顿,然后走了进去。蓝忘机随后立马跟上。

拐角处,她突然停下。

“出来吧。”她侧身,看向蓝忘机的方向。

“……”当场被捉包,蓝忘机还是保持了镇定,走了出来,“魏婴在哪?”

“你管得着?”温情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道,蓝忘机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实在是难以相信他会做什么对不起魏无羡的事情。“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为什么魏无羡当初答应了治疗,昨天早上却突然反悔了。”连药都没带。

“……你是?”蓝忘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

“温情,我是他的主治医生。”

与此同时,蓝忘机的手机也响了,是蓝曦臣的来电,随后便向温情点了一下头,接通了电话。

“忘机,我分析了一下药品的成分,主要是针对渐冻症的病状,但更多可能是偏向于昨晚你们从温氏带回来的C-60的解药。”蓝曦臣的语气有些严肃,“而能不借助温家配置这个的,只有……”

“温情对吧。”蓝忘机出声打断了蓝曦臣的话语,“兄长,有什么事待会再说。”便挂断了电话。

“蓝忘机你他妈还有脸来?!”与此同时江澄从一间病房里推门而出,对上蓝忘机的视线,瞬间吼出来。

蓝忘机只是微微侧身,看向了那间病房,却不等他看清,江澄先行关上了房门,“现在知道找来?呵?你有本事找出解药啊!”

“江澄!”温情秀眉微皱,出声制止道“蓝先生,相信你们借住魏无羡留下的药品已经分析出了魏无羡得的病的原因,实不相瞒,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本来是有解药的,但是昨天我和江澄潜入温氏的时候,温家已经被逮捕……而解药被撞碎了……”

后面的话蓝忘机已经听不到了,解药……被撞碎?蓝忘机的脑海里不断回忆起昨晚发生的场景,被他撞碎的试剂,温晁得意的笑脸……

他……干了什么?

“所以,如果蓝先生能找到解药的话,请再来,现在我们不欢迎。”温情已经下达了明确的逐客令。

“好。”蓝忘机点点头,“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他……”

“滚。”江澄显然没有没有温情的耐心,毫不客气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待见。

蓝忘机稍作示意也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他也需要立刻马上赶回组织,检查一下有没有留下的解药。

“江澄……”蓝忘机走后,魏无羡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可以进来一下吗?”

“好。”江澄平复了一下心情,向温情点点头走了进去。

“他……刚刚找来了?”是虚弱无力的声音。

江澄没有做出回应。

“江澄,背了我这么多年,抱抱我怎么样?”魏无羡费力扬起笑脸,低头靠在江澄身上,终是再次失去了光明。

“忘机。”蓝曦臣缓步走到蓝忘机面前,“你决定了吗?”

“嗯。”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其实早就决定好了,在这次任务完成后立马退出,却还是为了找药做了些许停留。既然没有……

其实也早已做好了没有药的准备,他现在只想立刻赶往云梦,没了药,他不知道魏无羡还能撑多久,他对他的病状真的一无所知……

云深拥有全国最高效的药物资源,只要温情同意,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如愿的到达了莲花坞总院的门前。

只是,

又一次的,

人去楼空。

将近春节了,莲花坞也竟然熙熙攘攘下起了小雪,白色点缀了院子里用叶子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荷花。

却也掩饰不了院子早已没人居住的景象。

他终于感到了更深的绝望……

他错了,他不应该就那么走了。至少……至少要留一个人下来照看一下这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手足无措。

医院他早就去过了,所有人都告诉自己魏无羡转院了,可是转到哪里,江澄和江厌离为什么都不在了,他不知道,他只能等。

也只能等着。

终是在年尾的那一天,江澄回来了。

蓝忘机赶忙跑到他的面前,眼眶泛红的大声质问他“魏无羡哪去了?!”

而江澄也是难得的没有怼回去,只是呆呆的道,“魏无羡呢?没了啊……他在我怀里,陷入了昏迷,去了手术室,就再也,再也没能出来了啊。”

“……”蓝忘机怔住了,他只能尽全力的保持心态的平稳,扼住自己波动的情绪细声问道江澄“你骗我的吧……”

一句激燃江澄。

“蓝忘机你自欺欺人有意思吗?我骗你有用吗?我骗你魏无羡就可以回来吗?!”江澄突然就哭了,魏无羡是谁,他从小到大唯一的兄弟,他把他背起来赶走狗无数次,也损了他那么多年,可是啊,也是他把魏无羡推给蓝忘机的。

虽说魏无羡病了和蓝忘机没有任何关系,就算药碎了也是他任务执行的必要,可是他啊,他一身的气不知道像谁发泄,也只好发泄给面前的人。

最后还是气消了,江澄径直走进了莲花坞的院门,留着蓝忘机一个人站在门口。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回到家的。

回去的路上,蓝忘机一直在想,魏婴一定在家等他,就像以前那样,在家里等他下班,等他吃饭……

可在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死寂的冷凝般的空气硬生生地将一个人从最美好的幻境打回到现实。

房内空无一人。

这样的夜晚,泪水便是最好的伴侣。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心脏传来的刺痛像是对他的凌迟。

麻木地迈步上楼,来到两人的卧室。蓝忘机并没有急着伸手开卧室的灯,只是背靠着门,感受这空气里残留下来的属于魏无羡的气息,曾经的一幕幕画面像倒带般在脑海中重演。只是,终于没再流下眼泪。

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股脑地跑出来,但最终,满脑子里都只剩一种想法。

“我的魏婴,一定是生我的气了。江澄一定是在骗我。……等魏婴气消了就会回来了。”

又倚靠着门思索片刻,伸手开了卧室的灯。

卧室的装修风格是魏婴所喜欢的。而且,除了那张双人床,床头柜、单座沙发之类的都有些乱。蓝湛勾唇强撑起一抹微笑——魏婴总是这样,大大咧咧的。

迈步走向床边,着手整理起房间来。可是,究竟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他想等着魏婴气消了回来。

是的,等魏婴气消了就会回来的。

魏婴这么爱他,一定不舍得一直生他的气。那他就在家等着他回来。

他不知道魏婴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魏婴何时会回来,但他愿意等——就像曾经,魏婴等他回来那样。

他也可以去找他,只要能找回他。

哪怕,魏婴想去的地方亦或是去过的地方,是他永远无处可寻的海角天涯。

         END


















感谢各位大佬带我玩耍
感动哭辽
我应该是小甜?吧?

卫姒:

元宵节随机掉落小甜饼,是我了!
元宵节欢迎吃粮!这次写文的都是神仙呢,感谢带我玩呀。

李子个球:


【忘羡元宵节24h】宣传

策划:@抚琴女

海报:@钰泠巧月_lz

题字 :@-時冬- 

             
     
0:00.【文】@庄周梦蝶  【画】@黄小翼 【文】@夕柚
1:00.【文】@雪域梅寒
2:00.【文】@郝小喵(๑•́ω<๑)
3:00【文】@藍颖
4:00.【文】@凌梦Lemon每天坚持咕咕咕
5:00.【文】@落花熙语
6:00.【画】@钰泠巧月_lz   【文】@辞情°
7:00.【文】@艾莉希亚
8:00.【文】@吾凰在上
9:00.【文】@楠诩
10:00.【文】@韭菜卷心
11:00.【文】@墨哑
12:00.【文】@尘随君行
13:00.【文】@霜降草木枯
14:00.【文】@柟鸢Nanyuan
15:00.【文】@羲和桑
16:00.【文】@苏岚乔
17:00.【文】@Sevenºæ˜”å¹´
18:00.【文】@忘羡不渝
18:30.【文】@黑米ニャン
19:00.【文】@鬼骨面君
20:00.【文+画】@李子个球
21:00.【文】@MiMi.Cat
22:00.【文+字】@-時冬-
23:00.【文】@抚琴女
23:30.【文】@SO.闹笑

随机掉落的福利小彩蛋:
【文】@卫姒
【文】@柒玖呀_
【画】@糖渍蓝莓冻长安
【画】@柟鸢Nanyuan

抱歉我这周应该会咕了……

有点慌……我元宵贺文大纲推了现在还没搞完……

元宵过了之后加更吧……

要看啥你们说?

虽然可能没人理我……


宣个群

我来宣群了

这里是闹笑姐 @SO.闹笑 头号小迷妹

过来宣扬闹笑姐的粉丝群🌝

823026788

欢迎大家进来玩呀!!!!